字节“分家”背后的三大真相

作者丨王迪  

出品丨焦点财经

今年胡润百富榜上,张一鸣以3400亿人民币财富超过马化腾、马云,跻身榜单第二位,成为仅次于农夫山泉创始人钟睒睒(3900亿人民币)的新生代富豪。

财富增长和缩水似乎是个数字游戏,公司市值或估值的变动会侧面反映掌舵人财富的增减。只是字节目前还没有上市,其背后隐藏的财富还未可知。有人猜测,张一鸣或成为未来中国首富的优势人选。

一切故事的演变并没有按照惯性逻辑继续。自张一鸣急流勇退、梁汝波正式接任CEO后,字节跳动开始了一些列的战略“大撤退”,从过去的全面战略扩张,转向战略收缩。

11月24日,据相关媒体报道,字节跳动将拆分旗下房产业务“幸福里”,该消息得到了幸福里的证实。目前幸福里已启动融资计划,将引入外部战略股东,独立发展。此外,除此前出售证券业务之外,亦有消息称,字节跳动后续还会继续分拆其旗下的汽车、健康等垂直信息业务。

就在字节分拆房产板块消息释放的22天前,字节宣布组织调整,实行业务线BU化(Business Unit,业务单元),成立六个业务板块——抖音、大力教育、飞书、火山引擎、朝夕光年和TikTok。一些列紧锣密鼓的动作也让人遐想万分。

1

作为“APP工厂”,字节跳动的触角已经伸至金融、社交、医疗、音乐乃至房地产等众多领域。业内对其分拆幸福里的看法更多的是想要做大地产版图。亦有相关人士对焦点财经表示,不断剥离相关垂直业务不排除字节跳动在为实现主体上市做铺垫。

尤其是,现实的情况是,互联网巨头面临反垄断调查,前有滴滴上市被查,后有斗鱼、虎牙合并案被叫停。11月18日,国家反垄断局正式挂牌成立,这直接标志着互联网巨头由扩张之路到逐渐收缩。

“字节目前也比较缺钱,一直想要谋求上市,但是因为版图较大会存在风险,字节现在的主体主要集中在抖音、西瓜和头条,拆分完了,上市可能会更加顺畅。抖音、懂车帝、飞书等可以独立上市,但是以现在的幸福里发展情况来看,距离自身上市还差很远。”有相关人员对焦点财经透露。

关于字节跳动上市的传言从今年3月份已经渐具雏形。据外媒报道,字节跳动曾考虑安排所有或部分业务到美国或香港展开首次公开售股(IPO)计划。在这之后,中国网络和证券监管机构与字节跳动会面,要求公司专注于解决数据安全风险和其他问题。这次幸福里分拆亦有分摊“多篮”分散风险的意味。

此外,今年3月,字节跳动聘请小米前高管周受资担任新设立的首席财务官,在聘请周受资之前,字节跳动并没有首席财务官。而周受资曾在小米CFO任职期间帮助小米完成赴港上市。只是,在11月的架构调整中周受资卸任了CFO一职,仍负责TikTok(抖音海外版)。

有消息称,字节跳动并未搁置上市计划,只是尚未决定具体时间。滴滴在美国上市引发监管的强烈反应,促使字节跳动对IPO保持谨慎态度。

组织架构整合及分拆幸福里,一方面有利于独立单元发挥自身独立性及能动性,另一方面,系列动作的背后也在通过效能提升解决字节业务增长遭遇的瓶颈。

自2013年,字节跳动开启商业化以来,广告收入一直是字节跳动收入的主要来源。据公开数据显示,去年字节跳动的广告收入占到总收入的77%。今年上半年字节跳动的广告收入实现双位数增长,但是这一趋势第三季度发生逆转,在游戏行业广告收入放缓、教育行业广告收入断崖式下跌等挑战性情况下,字节跳动的广告收入增长停滞。

字节并非是唯一一家陷入业务增长困境的互联网公司。阿里第三季度财报净利润同比下降87%,腾讯三季度净利润同比减少2%,尽管京东三季度营收增速高于前两者,但净利润依然亏损了28亿。

对于大厂盈利不佳,有相关人士指出,一方面中概股以及港股的集体低迷,百度、京东和B站在投资收益下滑;另一方面是互联网巨头们开始隐藏锋芒,阿里和京东的财报中特意强调了对“投入”的提升。

2

打败康师傅的并非另一款方便面,而是饿了么。

字节跳动曾凭借算法在互联网领域杀出一条“血路”,利用算法分发的原则,用户可以在自己喜欢的领域里无穷无尽地投入和沉迷下去,凭借流量和资金优势,在全领域投资版图生态圈中,今日头条、抖音曾俘获了一众粉丝。

有数据显示,今年第一季度抖音平均日活高达6亿,而TikTok(抖音国际版)在全球攻城略地,10亿不同肤色年轻人为之疯狂。这一魔性的背面是,算法越精细、越准确,越会涉及违规使用和滥用用户数据的问题。

事实上,在过去很长一段时间里,大中台模式一直被视为互联网大厂的软实力,此时,将公司中台的部分能力分拆至各事业群,收缩战略,显然有自保的成分。前期委以重任的教育、游戏、本地生活业务接连失利,TikTok实现海外突围但盈利不足。面对产品增长乏力的困境,字节更多的是想在头条抖音之外建立第二增长曲线,在各个板块下沉、深耕。

通过这次调整,字节的核心业务方向正式确立,包括内容、ToB 企业服务、创新教育、游戏、海外。

就此前字节的架构调整来看,抖音在一众APP中杀出,成为“老大”,字节在内容领域中的相关布局如今日头条、西瓜视频、搜索、百科以及国内垂直服务业务,均被并入抖音生态当中,相关产品被注入抖音被视为字节在国内信息和服务业务整体发展的重任。曾经风光无两的“今日头条”及短视频重镇“西瓜视频”在字节中的地位显然有所削弱。

值得注意的是,“拳头”产品抖音、今日头条、“西瓜视频”陷入增长滞缓的境遇,因为高额投入无法树立内容社区的壁垒。抖音要联动字节跳动的所有内容板块,做流量和商业的内循环。今日头条、百科、问答、西瓜视频、抖音,配以各种生产工具负责内容生产,推荐+搜索负责流量分发。

有网友分析称:“这次改革也宣告了头条和西瓜视频的失败,并预测合并后抖音将长期输血导流,直到抖音分拆上市,否则就只能坐等头条和西瓜成为负资产。”

亦有业内人士分析称,此次变革的目的是加强统筹,避免内耗。垂直领域服务(汽车、地产等)+商业化负责流量变现,把这三个原分数的节点垂直串起来形成闭环,尤其是内容生产多模态互补。由一人统筹,避免各自为战,内卷和消耗,达到1+1大于2的效果。

在抖音、大力教育、飞书、火山引擎、朝夕光年和TikTok这六大板块中,TikTok板块负责TikTok平台业务,同时支持海外电商等延伸业务的发展,将字节跳动的国际化业务抖音海外版TikTok独立剥离作为一个板块,不排除TikTok独立上市的可能。

飞书、EE(企业效率部门)、EA(企业应用部门)合并成飞书板块,聚焦提供企业协作与管理服务。火山引擎板块聚焦打造企业级技术服务云平台;朝夕光年板块负责游戏研发与发行。

从扁平架构到事业线BU化,是提效。与此同时,组织架构的调整的另一面则是裁员,意味着开源节流。根据最新数据显示,成立2012年的字节跳动目前的人员已经达到10万人。

今年10月,字节被传裁员。11月初,字节内部也传出工作制度的调整,实行早10点到晚7点而非此前的“996”,字节确实“慢”下来了。

“抖音未来有可能打包头条及西瓜分拆上市。因为广告业务增长停滞,头条和西瓜已经没有故事可讲了。”有知情人士表示。

亦有一位曾经在幸福里工作的员工对焦点财经表示:“去年抖音赚钱跟玩似的,因此幸福里拥有了较多的经费,幸福里一年做内容上亿还是能花出去的,但内容端的预算在9月份出现了锐减,也间接反映了现在抖音收入增长的减缓。

3

纵观字节跳动的发展路径,张一鸣这些年一直紧跟风口,电商、游戏、教育、企业服务、音乐……不一而足。这与其四次丰富的创业经历很相似。

2009年10月,张一鸣开启第四次创业,紧跟当时的潮流创办房产搜索引擎——“九九房”,这为字节跳动进军房地产领域埋下了最早的种子。

幸福里,原为今日头条房产频道,即字节跳动旗下房产信息平台。原名好房多,2019年更名为幸福里。幸福里成立后,主要聚集在房产垂类信息内容的搭建上。相对于抖音、火山小视频、西瓜视频、懂车帝等产品的持续火爆,成立2018年的幸福里一直处于不温不火的状态。

对于字节跳动分拆幸福里,业内人士的看法多是为了寻求公司全新增长点,做大地产板块,毕竟这几年如火如荼的贝壳已经成为房产中介领域争相模仿的对象,只是,字节最开始并非直接对标贝壳,而是希望通过线上优势撬动线下,通过抖音、头条等平台汇聚流量,实现房地产线上业务和视频平台流量相结合的探索。

对于此次分拆,字节跳动则表示,为了聚焦主营业务,字节跳动确实计划拆分房产信息业务幸福里。幸福里将引入外部资本独立发展,聚焦房源与服务价值的提升。具体拆分方案还在讨论中,潜在的投资人,包括红杉中国、中金等财务投资基金,也包括万科、碧桂园等产业资本。

此外,通过分拆后独立运营,可以更大程度上激发业务的独立创造力及活力更具效率和成长性。

亦有知情人士表示,之所以引进战略是因为字节也没有想清楚如何切入真正房产领域,而且字节想要上市,如果字节是一个很庞大的商业帝国,这有难度。但是如果字节被分拆,上市就会相对顺利。不过,因为房地产大环境的影响,房企已经自顾不暇,房产中介也有裁员现象,幸福里是否能够顺利引入投资人还未可知。

“因为战略的问题,发展很慢,也走过一些弯路。”有相关人员向焦点财经透露。

事实上,字节一直有做大地产板块的想法。今年年初,幸福里就曾高薪在业内挖人。字节此番操作对于房地产业务的入局,被外界认为将对现有房产平台(例如贝壳找房、房多多等)形成有力竞争。

只是,目前幸福里的服务主要聚焦于线上,尚无门店。在新房业务中,主要是以客服形式拓展客户,在二手房方面,幸福里已经与麦田、我爱我家以及其他小型中介的房源进行了对接,借此实现线上及线下的打通。

为了实现线上及线下的有力打通,2021年9月,幸福里推出幸福号,邀请更多房产垂直领域的创作者入驻,在线上引流;2021年10月,为获中介牌照,幸福里被曝出收购北京麦田旗下的一家子公司,并于多个城市开设分公司,这成为其扩展线下的标志。

幸福里的解释是,这并非收购北京麦田房产,麦田是幸福里平台的深度合作伙伴。亦有业内人士表示,未来幸福里或会收购麦田,之前主要是因为互联网的反垄断等原因暂时搁置。

“贝壳已经将这个模式做得很好。比如,人员拍照、发布房源、维护房源等,幸福里可以照抄过来抄过来,只是,想要有所突围需要在业务模式上进行更大广度的创新。我觉得贝壳也只是一个过渡性的产物,用不了多久也还会被更新换代。”某位资深房地产人士称。

事实上,就目前的幸福里来看,要实现切入线上房产交易市场并非易事,因为不仅仅在于线下布局还未成型,更为重要的是,贝壳找房、安居客仍然占据了大部分的市场份额,另外,阿里和易居共建“天猫好房”也不容小觑。

分拆独立的幸福里会走向“幸福”吗?

免费专车看房,阿房居帮您忙

预约成功

您已成功预约了咨询服务,稍后咨询师将来电为您解答疑问请注意接听电话